1. 首页
  2. 社区
  3. 生活
  4. 帖子详情页
「年度征文」恣意汪洋以自适   抓住大学的尾巴

「年度征文」恣意汪洋以自适 抓住大学的尾巴

生活·2016-01-17 22:50:19

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芳草凝绿。不知不觉中,大学的生涯也快走到了尽头。特地赶在腊八的前天,匆忙整理寝室的衣物回家,却猛地发现,自己将要和211工程寝室say goodbye了。


358634410638800746.jpg


大包小包,赶着急促的动车,一路迎着禾城新月的冬雨,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怅然。

以后,也许再回来,就只是一个过客了。


435954360419471661.jpg


在最忙碌的11月中,我背着包,赶着去往不同城市的火车,以期找到一个逞心如意的工作。

然而,命运总是在和我开玩笑。

杭州、金华、嘉兴、宁波。

载着猴哥,奔波在江浙淅淅沥沥的冬雨中,我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落魄。

在以往最希冀去游玩的城市里,望着高楼不知所措。


背包.jpg


我一直以来,都想成为一名教师。

正如夸美纽斯所说:阳光下最光辉的职业。

不仅仅是父母双双从事教育领域的原因,更是自己对学生的喜爱。

可是,命运总是那么让人难以捉摸。

在国考后的自我怀疑,自我否定后,我竟然成功了。


背包2.jpg


与禾城不同,我所句的城市,是三四线城市,叫奉城。

也许不太出众,但是蒋公的故里却是青山依旧。

因此,奉城的孩子,总有一股自己的任性。

在魔都的招聘会考试上。

在211,985群贤毕至的笔试上。

我竟任性连夜回校,丝毫不去顾虑那将来的成绩。

而恰巧这份任性,让我收获了笔试第三,面试第一的签约单。

机缘巧合,我和教育永远说了再见。

将回到甬城,在鄞州做上一份稳定的工作。


全景2.jpg


在回家的路上,心情是格外忐忑的。

2015年暑期与尾巴、张大妈的邂逅,助长了我毫无节制的购买欲。

从随身的EDC的审视到工作环境的苛求,一样样都使我变得更加极客。


410402980501953737.jpg

但是,我不是二代之子,也不是啃老一族。

我知道父母从农业户口转到居民户口的艰辛,也知晓他们为了我拼命奋斗的大爱。

所以,所有的爱好,我都选择了自掏腰包。

2014年iphone6首发之际,我盲目选择了分期。

最后知晓了节流不如开源。

于是,做拓展,做家长,我开始第一次享受成长的乐趣。


110117646000217886.jpg

在这其中,我认识许多同道之士。

例如,开飞机的舒克,驾渡轮的卢壕,还有喝血、厨子、毛毛等战队精英。

在他们的无私教导下,我扛着枪,上刀山下火海。

男人,自小都有不歇的迷彩梦。


299616924257154744.jpg

就这样,我有了自己的经济来源,有能力承担自己的兴趣与爱好。

2015年暑假邂逅尾巴后,正如覆水般,不可收拾地爱上了这一切。

在张大妈上剁手为母上大人买雅诗兰黛,在尾巴淘新鲜数码给君上换手机。

自己,则更加极端。


翻包.jpg

如今,在万事俱备中,我被双亲召回了奉城。

在回来前,我订了一张办公桌,正如图中所示。

唯一愧疚的是,在作图中我急需一台显示器。在母上百般不解的目光中,君上大手一挥,立刻拨款。

因此,台上的显示器,也就是今早JD刚到货的Dell u2414h。

盯着屏幕,满满的都是父爱。


Hello bose.jpg

Hey,你好,我叫蓝胖子,请多多指教。


母上总是教导我要简于生活,富于修养。

从小在学校便以身作则,培养我节俭的性格。

然而,如今的我,恐怕让她很是失望。

也许,吃饭,外出上的低要求,也算是对她的一种慰藉。

来,蓝胖子,喂你吃硬币~

“我儿子最起码,在某方面还是很节约的。”


我的口袋里有糖果.jpg

Yooo~我的肚子里有糖果,你要过来摸摸看么~


bose音箱是2年前被舒克大叔的一代放毒后所买。

至此以后,教室、寝室、卧室、澡堂,都离不开它的身影。

这也许,是我利用率最高的产品。

“儿子,这个听茉莉花真好听,多少去钱呀~”

“不贵!50块!”

“噢,不错。改天给我整两来。”

“......"



学习中.jpg


水杯也许有尾巴会问是哪儿买的。

其实,这杯子是星巴克的携行杯。

基友在星巴克打工时,捎给我的生日礼物。

正和我心。


忘了写字的笔盒.jpg


笔筒原先是有字的,上面写着,“June 16th  Tiny Time”。

是大学曾经最好的闺蜜写的。

彼此,却在2015的尾巴中形同陌路。

考研教室中奋斗的种种仍历历在目,希望她一切顺利,今后安好。

黑板上,仍需要2016的我,去再次书写。


中学的回忆.jpg


高中时,曾因为想不开而致郁。

恍然间,迷上了黑执事。又因为黑执事,爱上了火锡。

光阴荏苒,这一切现都成了回忆与摆件。

我总是在想,是不是喜欢婉约的锅?


清切婉约为宗.jpg


词自晚唐以来,以清切婉约为宗。

                                                 ----王国维

很喜欢柳永的一句话:

才子诗人,自是白衣卿相。

常常口喃着红杏尚书,心中却挂着那位肆意的山抹微云君。

至于纳兰词,我却欣赏不了饮水的一瞬忧愁。



大学,就这么快走了。真想抓住它的尾巴。

在不到四年中,我最大的收获,便是好好对自己。

对自己好,真的很难。

也许,我应该学习老庄,学那庄子的恣意汪洋以自适。


(PS:尾巴可能为吐槽键盘,因为经济实力有限,所以就入了入门级的青轴尝尝鲜,望个人见谅。)


4人已赞
1人已收藏

评论列表(已有10条评论)

请先登录再评论...

登录

最新评论